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你坐拥黄山黄河就谱一曲磅礴,
你为爱人掖起被角就去写写生活。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嗜读嗜写,原耽创作,是镇魂魔鬼,嗑巍澜衍生。
N站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相二/情书(生贺)

祝世界一番帅气温柔善良苏炸天的相叶雅纪先生生日快乐~

没能赶在当天发出心塞,有点烂尾不过还有番外!这还是一片充满爱意的生贺,毕竟是本方第一篇完结的竹马233

1.

相叶雅纪在储物柜里get了一封情书。

淡黄色的信纸,没有行线,字迹干净工整,第一行就是乖乖的四个大字:相叶学长。

噢,是学妹啊。

“我终于决定要告白了,喜欢了他三年,他就要毕业了,我怕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我不敢告诉别人,因为他太优秀了,我该怎么办?相叶学长,请你帮帮我,我只相信你。”

没有署名。

原来只是普通的信而已。

相叶雅纪想了想,从书包里翻出草稿纸和水笔,放在手掌心匆匆写了回复。

“谢谢你相信我,我觉得你应该去告诉他你的感情,不要怕被拒绝,虽然女孩子脸皮薄,但是他就要毕业了啊,什么都不说会留下遗憾的吧,至少让他对你有点印象也好。对了,下次可以用个东西装一下,我的鞋子放在里面会让信变臭哦^◇^”

将回信放回了柜子里关好,相叶雅纪认真地把来信折好放进了书包里。

直到开心地回到家,才发现自己忘了问对方的名字了。

2.

第二天一早相叶雅纪到了学校,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换鞋时,发现自己昨天放的信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天蓝色的信封。

相叶雅纪拿出来关上柜子,一边拆开信封一边往教室走。

“相叶学长:我不是女生,这是重点。你能理解我吗?你会讨厌我吗?如果会的话,很抱歉给你带了麻烦。

我觉得他不会喜欢我的,像我这种性格的人,又是男生,不行啦不行的。

我只能远远看着他,连说话都做不到,唉,可是他的声音真好听啊。

偷偷地,远远地听过,啊,学长你真的不会讨厌我吧?有点害怕。

最近有一次是赶去看他打篮球,但是去得晚了,进去的时候他就走出来了,不小心撞上了,啊,连道歉都没来得及他就和朋友走了,啊啊啊。

学长你要告诉我你有没有觉得我很烦啊或者讨厌我啊,不然我不敢写信了。”

相叶雅纪就这么走到了教室,回到自己座位上又把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

信息量有点大。

男生啊……喜欢男生,也没什么啊,自己也喜欢着一个男生。

而且,这剧情怎么有点眼熟。

相叶雅纪想起了那个猫背猫唇的可爱男生,自己关注那孩子很久了,上周去打球的确是在入口撞到过他……

巧合吗?

相叶雅纪几乎把桌子掀翻,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看的本子,纸是淡绿色的,清新的不要不要的,纠结了好一会,他还是撕了一张下来开始写回信。

“好吧,小学弟,我不是那种人啦,不会讨厌你的,放心好了,不过,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很想知道啊,怎么称呼你?你也可以不用那么生疏啦,我们现在是朋友哦。啊对了,可以告诉我你去拿信的时间吗,我好在那之前去放信,你放心啦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的话我不会故意去看你的啦^◇^”

虽然是这么写的,但他还是想去偷偷看两眼。

当然他只有放学的时候会去储物柜那里,这样就很难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了啊。

3.

中午吃饭时被好友风间俊介问起一上午没听讲在干嘛,相叶雅纪什么也没说。

他觉得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有第三个人知道不但是对对方的不尊重,还很可能会失去这个特别的朋友。

“下次什么时候再去打球啊,上周那场你知道来了多少女生吗?我的天啊!我从没见过那么多女生在球场出现,尤其是非正式比赛。”风间俊介说起这事来,激动得敲桌子。

“……别这么大反应行不,这么多人看着呢。”相叶雅纪就那么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了那个猫背的可爱男生就坐在风间俊介身后面朝自己的那个位置。

穿着比人大了一点的校服外套,低着头很认真地吃着饭,似乎是听见了这桌的动静抬起头看了一眼,突然和相叶雅纪对上了眼,愣了一下,就飞快地低下了头继续吃饭。

“真可爱啊——”

风间俊介突然拉长了声音感叹,把相叶雅纪的目光拉了回来:“你说谁?”

“嗯?不就你刚刚看的那个男生么,现在低年级学妹都狂追的那个男生啊,听说很会打游戏,成绩也挺好的,之前在晚会上弹过吉他,校园广播也是他主播,还唱过歌呢,啊,我身边怎么净是你们这种优秀的人。”

相叶雅纪就“呵呵”了两声,心里想着我可比你了解得多,扒完最后两口饭,站起身:“你下次还是叫横山裕陪你吃饭吧。”

“喂,他上次才说我乡巴佬,我发誓两个星期不理他的!”

“去你的,他叫我几年乡巴佬我说什么了吗?”

4.

下午放学之后相叶雅纪把早上写好的信塞进柜子里然后回了家。

路上碰到了隔壁班的横山裕,对方一脸兴奋地搭上他的肩:“好久不见啊,最近没怎么见着你啊,小日子过得怎么样啊?”相叶雅纪“呵呵呵”地回答他:“还可以啊,老样子。”

两人随便扯了一些最近的八卦,相叶雅纪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问你一个人,就是一个低年级的男生,现在在低年级学妹中很红的那个,会打游戏会唱歌,你知道名字吗?”

横山裕皱起眉想了一会,一拍手:“是不是长得很可爱,校园广播站的?”

不愧是八卦天王!

相叶雅纪笑起来:“对对对,你知不知道他的名字和班级?”

横山裕学他笑:“干嘛?要泡人家?我只知道是高一年级的好像是三班?只知道姓二宫,名字没什么印象,不过我们学校姓这个的男生不多。”

从未觉得这人如此靠谱过!

相叶雅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hug,然后冲回了家。

5.

相叶雅纪有点想和写信的小学弟分享自己的喜悦,毕竟是同道中人。

然后他早早到了学校,新来的信已经好好地躺在了柜子里。

“相叶学长:谢谢你的理解,真开心。不过名字不方便告诉你哦,你可以叫我kazu-_-我啊,回家把学长晚哦,所以看完信立刻就能回啦,学长不会看到我的啦,学长像现在这样的时间放信也没问题,当然午休时间放我也能收到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不会告诉你的!告白之前说不定会和学长正式见一面的。”

这次的信息量依然不少。

相叶雅纪认真地抠起字眼来。

不说名字很显然就是不想让自己去找他啊,kazu什么的比较像小名?

低年级下课比他们早,回家却比他们晚,那很有可能是社团活动,或者是学校图书馆的打工。

得赶在下最后一节课之前写完回信。

相叶雅纪又拿出了那个本子,撕下一张,仿佛又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亲爱的kazu:可惜啊,你的名字一定很好听。明天下午我和朋友还去打球,来看吗?我没告诉你,其实我也喜欢一个男孩子,和你同级,很可爱哦,上次去打球我也不小心撞到他了呢。昨天中午和朋友去吃饭就坐在他附近,他好像还被我朋友吓到了哈哈哈。不过我还不知道要不要去告白,万一吓到他怎么办,好像很多女孩子追他。^◇^”

相叶雅纪做好了准备,一听到下课铃,不顾身后风间俊介的叫唤,拿起信直奔大门口的储物柜。

他现在有个想法,写信的kazu就是那个可爱的二宫同学。

6.

相叶雅纪跑回教室的时候,风间俊介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后桌,看着他:“跑哪去了,饭也不吃,你知道吗,我刚和老横吃饭看见那个男生了,你喜欢的那个。”

“哦。”

“啧。”风间俊介不满他的冷漠,戳了一下他的背,“明天下午老横会带hina他们一起去。”

“他们去干嘛?”

“给你加油啊!而且,他们还是会打的嘛,虽然不是特别好……”

相叶雅纪拿出了前几封信又细细看起来,只回应了他一句:“你们只是想看妹子而已吧。”

“……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温柔可爱的相叶酱了,我好难过。”

“你什么时候认识过一个温柔可爱的相叶酱了,我也想认识一下。”

风间俊介:……这人怕是没救了。

7.

下午放了学,相叶雅纪等班上人都走完了,才慢吞吞地磨蹭到了校门口的储物柜那里,不出所料,回信已经在里面了。

肯定就在午休结束之前。

相叶雅纪直接拆开信封,也不着急回家。

就算放学回家再晚,也会过来储物柜这边的,相叶雅纪猜测,午休后和放学后都有时间在这边晃悠,社团活动还是太牵强了,只有在图书馆打工可以。

相叶雅纪看着信,笑起来。

“相叶学长:我的名字啊,我觉得很普通啊,就是念起来有点长,嘛,你应该猜到了吧,我在图书馆打工。偷偷告诉你,我知道认识你说的的那个男生哦,他也在图书馆打工,你说图书馆这——么大,你能找到他吗?哈哈,球赛啊,明天下午工作结束得早的话,我就请他一起去看你哦>_<”

相叶雅纪从书包里拿出笔和那个本子开始写回信。

“亲爱的kazu同学:是的,可以猜到很多的,你的事。你们要来我可得好好表现了啊,我朋友几个不太靠谱,不过都靠脸吃饭。我们年级生也不能参加社团活动了,好像也没什么时间去图书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看一下你们俩了。我也想告白了,你怎么看^◇^”

这次没把信放进柜子里,相叶雅纪关好了柜子门,转身往图书馆的方向走。

8.

图书馆一般开到晚上七点,放学后是可以去的,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学生可以申请打工。

相叶雅纪倒不常去,体育馆才是他的常驻地,所以一次光临图书馆,一些女生都沸腾了,甚至有男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向女朋友炫耀。

一楼没看到柜台有学生,相叶雅纪望了一望,就往二楼上去。

二楼学生就多了,楼梯口转个弯就能看到柜台,比起看见相叶雅纪那些女生的激动,他自己在看见柜台后那个人时,心脏都快跳出身体了。

他走过去,站在柜台前,那人垂着头正看着桌子上的时间表,察觉到有人靠近,懒懒的开口:“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相叶雅纪满足于这个声音带给耳朵的愉悦感,笑着回答:“我想借书,但是有点赶时间,可以帮我找找嘛?”

男生愣了一愣,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又低下了头:‘’嗯……什、什么书……”

相叶雅纪从口袋里掏出之前风间俊介强行塞给他的便条,上面写了好几本杂志的名称,递给了对方:“朋友让我帮忙找的,你找到了联系我好不好,我给你留电话。”

男生慢慢伸出手接过了便条,一直没抬头看过他,从旁边拿过笔和纸给他:“写在这里就行。”

相叶雅纪却没接过纸条,只是拿过笔,拉过对方的手掌,留下一串数字。

笔尖痒痒的触感让男生缩了缩手,相叶雅纪还是紧紧抓着,直到写完自己的名字。

“好了,啊对了,你知道一个叫kazu的同学吧,他也在这里打工,请帮我把这个给他。”相叶雅纪直接把笔放回桌子上,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放在他手上,“明天下午,来看我打球吧。”

“嗯?”男生有些失措,捏着信封抽回了手,耳朵红红的,声音也轻轻的,‘我知道了。’

相叶雅纪笑起来,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头:“那明天见,我会等你的。”

“知道了啦,你不是赶时间吗?”男生连脸上都带了点粉红,终于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好吧,那再见。”相叶雅纪背好书包,才转身离开。

诶,偷偷看到了胸牌上的名字,二宫和也啊,嗯,和字不就念kazu?

9.

相叶雅纪回到家,开心得不得了,仿佛找到了无价之宝,甚至给风间俊介和横山裕发短信道谢,两人都回了一句“你傻了?”

七点刚过十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

相叶雅纪做题做到一半,以为是自己损友,接起来就是一句:“又有什么八卦啊大哥,写作业呢。”

那边一阵沉默过后,才有了回应:“学长,没有你要找的书。”

“……”相叶雅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串数字,“哈哈哈,是kazu啊,我以为是我某个损友。”

对方轻轻笑了一会,听得他心里有点痒:“找不到啊,那就算了吧,也不是特别需要。”

“呐,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吧?”

相叶雅纪也笑了:“没有啊,之前是猜的,今天下午看到名字才知道的,怎么样,kazu收到相叶学长的信了吗?”

“不要学我精分啦笨蛋!”小同学炸了毛,惹得相叶雅纪又是一阵笑:“kazu哦,很可爱啊。”

一瞬间都安静了,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好一会儿之后,二宫和也才轻轻开口:“相叶学长,我还是想和你约会。”

10.

第二天早上柜子里没有回信,只在里面贴了一张便利贴。

“中午一起吃饭。kazu留。”

诶,到得真早。

拿出了便利贴收好,关上柜门,相叶雅纪觉得天气真好,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了。

结果一到教室风间俊介就冲了过去,抓住他的肩膀一阵猛摇‘’你昨天去图书馆告白了?!”

相叶雅纪一脸懵逼:“嗯?啥?”

风间俊介把手机贴在了他脸上:“你自己看。”

相叶雅纪拉开了一些距离,皱着眉看那些图片和文字。

有他低着头和二宫和也说话的照片,有他在二宫和也手上写字的照片,还有一张他拍二宫和也脑袋的照片,还挺高清,就是文字很暧昧。

比如什么“校园两大男神的交锋!似乎擦出爱的火花!”“眼神杀摸头杀学长无限宠溺!真手书告白新方式get!”

有点蠢。

相叶雅纪把手机丢还给风间俊介:“我什么都没说,这样你就信了?”

对方手忙脚乱的接住自己的手机,跟着走回到座位上:“这可是八卦啊八卦!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了!”

“哦。”相叶雅纪坐下,在风间俊介继续骚扰之前伸出了手,“行,我告诉你,我和他之前就认识了,昨天我是去找你叫我买的杂志,就和他多聊了两句,对了,你今天还是和横山裕吃饭吧,我和他约了一起吃饭。”

“你你你、你们之前撞到的时候明明一副不熟的样子!”

“对啊,那时候真的还不认识。”

11.

中午相叶雅纪看见自己身后跟着两个人,就开始后悔早上告诉了风间俊介。

下到一楼,看见了站在楼前走道路口的二宫和也,相叶雅纪也不管身后两个到底是谁了,直直走过去,到对方身后:“午好。”

二宫和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身子一僵,慢慢回过头给了他一个笑脸:“学长好。”

那笑容还是让相叶雅纪心动,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伸手拉过他的手腕:“走,学长请你吃饭。”

身后两人目瞪口呆,周围的人都暗搓搓的激动着。

二宫和也顺从地跟着他走,凑了过去:“那约会呢?”相叶雅纪低头冲他笑,伸手点了一下他的鼻尖:“下午下课了等我一起去球场。”对方又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横山裕扯了风间俊介一把:“你上次卖的墨镜呢?卖完了?”风间俊介捂着自己的眼睛:“之前卖不出去都批发给松本润了。”横山裕嫌弃地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么好的商机送出去了你的脑子还不如我的智障弟弟们。”风间俊介更嫌弃地往边上退了几步:“有一个脑残哥哥我真替你弟弟们难过。”

这两人一吵嘴那两人已经远远走出一段路了,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远,这两人相视一眼:“咱们出去吃一顿好的吧。”

或许是两人关系好的太突然,同学们都惊呆了,表示难以相信,男神们的气场更像是恋爱了。

比如两个人排队打饭,前后跟得紧紧的,用同一张饭卡,二宫和也说想吃什么,相叶雅纪就打了什么,仿佛小两口一起买菜的温馨。

再比如两人打完饭,二宫和也往自己常坐的位置一指,相叶雅纪跟着就走过去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人不但不停夸对方还给对方夹菜。

exm?你俩不是在热恋说出去谁信?谁信?!

但事实就是二宫和也把不喜欢的菜都夹到了相叶雅纪盘子里,又撇着嘴撒娇说:“我想吃肉。”相叶雅纪哪里忍心拒绝小可爱,都给都给要什么都给,但是他的食量太小了,没吃多少又放下勺子端坐着乖乖的看着他:“吃饱了,多谢招待。”

相叶雅纪被萌翻了。

12.

两人吃完饭,又手牵手走回了教学楼。

“我请假了哦,图书馆的打工。”二宫和也仰起脸看他,一脸求表扬的小骄傲。

相叶雅纪抬起一只手帮他理了理额前散乱的刘海,笑着:“真的有那么喜欢我?”

“嗯!有那——么喜欢哦,从我初一年级到现在呢,厉害不?”二宫和也一脸认真的拉开手比划着,噘着嘴皱着眉,直直望着相叶雅纪。

这条校道上没有其他人,相叶雅纪眼里只有二宫和也,能从他眼里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影像,在那片蜜色的海洋里沉醉。

相叶雅纪伸手捧起二宫和也的脸,刚理好的刘海又被风撩起来,他笑着低下头抵住对方的额头,轻声道:“kazu,我要吻你了。”

二宫和也轻轻笑起来,笑声像小猪哼哼一样,可爱爆表。

相叶雅纪真的朝那薄薄的猫唇吻了下去。

好像长达一个世纪的温情,世界没有了其他声音,时间停止了转动,只剩下两个人心意相通而温存。

二宫和也努力喘着气恢复着正常的呼吸和心跳,但看着相叶雅纪的笑容又根本无法平复。

“你这是欺负我啊,学长。”

“怎么会,我最喜欢你了。”相叶雅纪眼角明晃晃的笑意溢满温柔和宠溺,“是kazu太可爱了所以不想分开。”

二宫和也脸蛋都红扑扑的了,往相叶雅纪外套领子里埋:“其实我,早就写了一封情书的,没想到学长真的会回信,太温柔了啦。”

相叶雅纪揉揉他软软的头发:“那不然就错过你了,多可惜啊。”

“不会的哦。”埋起来的人声音闷闷的,“妈妈说,命中注定的人,一定会再遇见的,但是我受不了啊,一次都不想错过的。”

相叶雅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小恋人太乖太懂事了,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13.

这一下午的课是相叶雅纪上中学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听课,积极到老师都惊讶,风间俊介只能感叹爱情的力量真大。

下课后,两人才出教师们,隔壁班横山裕带着一帮弟弟们站在他们教室门口,看见他俩直接围上去:“走啊走啊,打球去了。”

“诶,等等等等!”相叶雅纪看见了楼梯口背着书包的二宫和也,推开了肩上横山裕的胳膊,跑上前去。

“kazu!”相叶雅纪跑的太快,一下子挂在了二宫和也身上。

小身板遭到了重击,小尖嗓爆发了洪荒之力:“相叶雅纪!”

“啊抱歉抱歉!撞到哪了?疼不?帮你呼呼——”相叶雅纪连忙直起身,掰着他的脸蛋看来看去,“对不起啊kazu看见你太激动了。”

二宫和也撇了撇嘴算是不计较了,抬了抬下巴向他身后那群人。

“啊——我朋友,一起打球。”相叶雅纪象征性地介绍了一下,然后扶着二宫和也的肩膀摆在一群人面前,“这是nino,我的……”

“男朋友!”二宫和也突然开口,一本正经地用着不小的音量,“他是我男朋友!”

“噗。”在众人的呆愣之中,有人笑出了声,“你就差全世界炫耀个遍啦。”

二宫和也一听就知道是谁,睁大眼就把人从眼前高个子身后拽出一个人:“锦户亮你这个叛徒!你自己答应我说你就说的!你又诳我!”

“哈哈哈,没有没有!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说我说!”锦户亮笑得直不起腰,任由他拍着自己的脑袋。

“快说。”二宫和也拍了拍他的肩,“快,告诉你哥哥们!”然后自己躲回相叶雅纪怀里笑着看戏。

相叶雅纪低头问他:“你和小亮一个班?”他点头:“同班四年了,这两年还是同桌,上次打了个赌。”

锦户亮太无奈了,坑人把自己坑进去了,面对哥哥们“???”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道:“就是,我和,小忠,在一起了。”后半句飞快地结束了,然后转身看向一脸无辜的大仓忠义,捂脸,“我尽力了。”对方笑起来,拍拍他的脑袋:“没有,很好。”

“对嘛,对嘛,这样多好,大家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八卦天王横山裕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好八卦的,劝大家别堵在教室门口秀恩爱了,太辣眼睛。

风间俊介只能感受到冰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14.

一群人到了篮球场,简直造福大批迷妹。

观众席前排的妹子自觉地让出了位子,当然是在相叶雅纪面带微笑的邀请之下,然后看着相叶雅纪把二宫和也按在中央的位子上,摸一摸头,摸一摸脸,再抱一抱,啧啧,场面太美好,拍一张做壁纸。

“可能是毕业前最后一次在这里打球了,还是和这群朋友。”相叶雅纪摸摸他的头,“不过你也终于能好好地在这里看我打一次球了,以前每一次一眼瞄到你,再看一眼你就不见了。”说完又摸了摸他的脸。

二宫和也伸手抓住他捏自己脸的手:“哎呀,以后上大学会有更大的球场给你玩嘛,也会有新的朋友,说不定还会有新的恋人……”

被相叶雅纪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了话语,一瞬间人和心都安静了下来。

“不会的哦。”相叶雅纪紧紧抱着他,“不用担心,少了的那三年,以后加倍还给你,不会放开你哦。”二宫和也笑起来,慢慢伸出手回抱他,拍了拍他的背:“好啦,只是说一说而已,哪里会把你让给别人,”

背景是迷妹们的欢呼,但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的世界从不会被流言蜚语打扰,别人的行为,与他们无关。

15.

相叶雅纪兴许是因为最后一次认真地这样打上一场比赛了,即使对面是丸山和大仓,也没有私心和放水,也因为知道二宫和也在看着,所以没有分心向观众席看过,但是每每断球、上篮,偶尔投个三分,都能听见小尖嗓的鼓励和表扬。

中场休息时相叶雅纪走回观众席,二宫和也打开他的书包,翻出毛巾和水杯给他,他接过水杯,蹲在二宫和也面前,仰着脸,二宫和也无奈,自己铺开毛巾,整个放在他脸上一手糊过去,把汗擦了个干净。

“还有背上呢,kazu。”

二宫和也把毛巾搭在他头上:“乖,自己擦。”

旁边的锦户亮早都蹦跶到球场另一边去,挂在了一米八的大仓忠义身上。

“快下来啦,一身汗呢,乖。”大仓忠义拍拍他的手,把他放在了地上,‘’去好好坐着,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锦户亮一听,又蹦跶回观众席朝他招着手。

风间俊介慢慢喝着水,撞了一下横山裕的胳膊:“爱情好神奇,我感觉都不认识他们了。”横山裕看着从球场中央向自己跑来的村上信五,笑起来:“得了吧,那你不认识的人会不停的变多的。”

村上信五做裁判,甩着口哨和女生们聊天,一个开心甩过头了把手指缠在了一起,扯了半天越来越乱,就跑去找横山裕:“Yoko!Yoko!我的手!你看!”横山裕一只手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找到了缠在一起的结,慢慢解开了,才拍了拍他的脑袋:“去玩吧,一会开始了记得回来。”村上信五就开心地跑开了。

风间俊介默默退了两步:“我们现在也是陌生人了,老横,这样一言不合就友尽是不好的。”

后半场打得火热,分数相持不下。

但是时间不多,相叶雅纪只要碰到球就能得分,三个人防都防不住,横山裕和风间俊介又一拿到球就传给相叶雅纪,靠的就是抢分。

一场球赛结束后,几个人直接瘫在木地板上,留下了几滩水。

相叶雅纪回头去找二宫和也,他却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

“相叶氏!”

他顺着声音望过去,二宫和也站在门口冲他挥手,他就直接跑了过去。

没想到他身后还有两个人。

“这是我大哥和弟弟,他们说来看看你。”二宫和也介绍了一番,相叶雅纪认真地回应:“你们好,我是相叶雅纪。”

传说中的大哥上前一步,揪着他左看右看,拍了拍他的肩:“不错。”

一脸懵逼。

然后又走过来一个熟人。

“sho桑!”松本润招了招手,那人才过去:“你们在这啊。”

和相叶雅纪一个照面,两个人都楞了一下。

“哎哟是你啊。”樱井翔笑起来,跟松本润解释,“以前同学。”

“呵呵呵呵,好巧啊。”相叶雅纪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大野智很大方地一挥手:“啊,既然都是一家人了,一起去吃鱼吧,我请客。”说着掏出了手机。

二宫和也扯住了相叶雅纪的衣角,凑过去低声道:”怕吗?见家长哦,我大哥可厉害了呢。”相叶雅纪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头发:“还好啦,别担心,很开心的。”二宫和也笑着,攥住他的手,炫耀一般的摇啊摇:“是啊,好开心哦。”

五个人走到一起,从此就是一家人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宝宝们!你们都是天使!给你们送番外!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