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你坐拥黄山黄河就谱一曲磅礴,
你为爱人掖起被角就去写写生活。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嗜读嗜写,原耽创作,是镇魂魔鬼,嗑巍澜衍生。
N站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相二】点文

一篇可爱的文(人´∀`)♡

阿pu:

拖延症的我,点文拖到现在,渣文笔慎。


00
二宫和也自记事以来就住在这个山洞里,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冷的洞壁和大开的洞口,还有一叠晦涩的经书。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应该不是人类,他从不会感到饥饿,也不会感受冷暖,一个人每天在这空空的山洞里冥想读经,也从来不会感到寂寞。


01
二宫和也的山洞多了一个门。


有门的山洞很奇怪,可是二宫和也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捡回来的小娃娃太娇弱,被风吹着容易感冒。


二宫和也在山里捡到一个小娃娃,被包在灰色的棉布里,只露出一张小小的脸,二宫和也戳戳他冰凉的脸,看他皱了皱眉头,在冬天的夜晚呼出一口白气。


二宫和也从未感受过怜悯的心情,但看见那张通红的脸皱在一起,还是收紧了抱着他的手臂。


小娃娃和他不一样,他需要吃东西,怕风吹,看见新奇的东西会开心的笑,看见可怕的东西会哇哇大哭。于是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二宫和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小娃娃一天天长大,二宫和也的山洞也一天天的变了样,有了门,有了床,有了人类生活需要的好多东西。


"师父!我回来了!"元气满满的声音老远就传来,然后门就被推开,高个子的青年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他。


"欢迎回来。"二宫和也煎着锅里的青花鱼头也不回,却被青年从后面抱上来,"一身臭汗,离我远点。"


"师父你好无情啊。"相叶雅纪放开二宫和也,转而拿一片胡萝卜放进嘴里,又被二宫和也踢了一脚。


"我无情就不会把你捡回来,别偷吃,摆盘子去。"


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给他取的名字,二宫和也姑且把他收为徒弟,教他些人类所需的技能。


02
"师父,你为什么都没有变过啊?"相叶躺在床上,二宫坐在凳子上就着烛光读经,看着他的侧脸问。


"你这个问题已经问过好多遍了。"二宫不想理他,一句话搪塞过去。


"师父……"不知道过了多久,相叶雅纪又开始叫他。


"又怎么了?"二宫翻过一页。


"睡不着。"相叶雅纪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和刚被捡回来时没什么两样,那个时候的相叶一定要二宫抱着才睡得着,以至于现在他睡不着就要拖着二宫和他一起睡。


二宫无奈的放下经书,吹熄了蜡烛,爬上床把相叶挤到里面去,把手放在他眼睛上盖着。


"睡吧。"相叶雅纪把他的手拉下来,转而凑到二宫和也的颈窝闭上眼睛。


"还是小和身上的味道好闻。"


"叫师父。"


忽视有些红的耳朵,二宫还是颇有些师父的威严。


03
二宫和也回来后很难得的蜷在床上,相叶雅纪凑过去问他怎么了。


"经书,没拿到。"二宫和也闷闷的说,


"你不是拖人帮你去取了么?"


"他说不外借,要自己去抄。"二宫和也转过来,看着跟着他一起趴在床上的相叶雅纪,伸手使劲的掐上他的脸,"都怪你!"


"啊啊啊啊!疼疼疼!"相叶雅纪疼的呲牙咧嘴,"怎么怪我?"


"要不是你自己活不下去,我会需要托人去取那本经书吗?"


"呜呜呜师父对不起嘛……"相叶雅纪哼哼唧唧的蹭到他旁边,假装哭着跟他道歉,却被二宫和也一脚踹下床去。


04
"白眼狼……"二宫和也坐在山洞门口,这已经是他坐在门口的第四天了。相叶雅纪也已经出走六天了。


留下一张"师父我走了。"的字条就走了,二宫和也只当他是玩心起来了,谁知道过了两天还是没有回来,他这才意识到相叶雅纪是真的走了。


二宫和也本来就不用吃饭,和相叶雅纪生活了这么多年到了时候端起饭碗才意识到自己不用进食。


和相叶雅纪在一起所养成的生活习惯,对于二宫和也来说都是无用的。


对二宫和也来说,被相叶雅纪称之为"屋子"的山洞里还有用的东西,只有凳子和烛台。


二宫和也的内心,第一次涌上称之为思念的情感。


05
二宫和也对时间不是很敏感,全凭相叶雅纪判断时间。相叶雅纪走了之后,他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日复一日的坐在门口,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师父,我回来了……"


二宫和也抬头,相叶雅纪站在不远处,一只手背在背后,笑盈盈的冲着他挥手。


"那……我给你做点吃的吧。"二宫和也站起来,想向着里面走,就又被叫住了。


"师父,给你。"说着相叶就把背后的经书给扔了过来,二宫赶紧接住。


等到他翻了翻这本他一直很想要的经书,再转过头去的时候,相叶就在他面前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雅纪!"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冲到了相叶旁边,触到他冰凉的皮肤吓得二宫脸色煞白。


"师父……经书拿到了。"相叶雅纪把头埋到他颈窝里蹭了蹭,在冬夜里呼出一口白气,看上去和二十年前一样脆弱。


"恩,我知道。"


"师父……"相叶雅纪舔了舔泛青的嘴唇,动了动脑袋,"我好冷……抱抱我好不好?"


二宫和也只能紧紧的抱住他,一直到太阳升起,相叶已经在他怀里没了动静。














(๑˙ー˙๑)你以为这就完了吗,并没有。


"师父——我错了——"


"你闭嘴。"


"师父,我昨晚是真的冷。"


"我不想听。"


"师父,我再也不敢骗你了。"


"相叶雅纪,你下次再敢口渴装的和要死了一样你就别回来了。"


"师父我不敢了——"


END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