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你坐拥黄山黄河就谱一曲磅礴,
你为爱人掖起被角就去写写生活。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嗜读嗜写,原耽创作,是镇魂魔鬼,嗑巍澜衍生。
N站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sk/暗恋





他出国半年了,两人也半年没有见面,只是打电话和发邮件,两人都忙得连视频都没时间,更糟糕的是听朋友和同事说异地恋多么惨多么辛苦,他的小心脏都吓坏了,尽管他们还没有真的在一起。

离开日本的时候还是夏天,现在已经冬天了,离日本过年也差不了一两天,可惜他没有请到假,又不知道该怎么向二宫和也开口,关于自己不能回去陪他过年这件事。

过年那夜可是非常热闹,他走在满人的街道上,任由轻小的雪花落在鼻尖,有点凉,但很快又融化成了水珠。

来来往往的人群溢满他仍听不太懂的欢声笑语,他突然很想拨个电话回去,想听一听二宫和也软绵绵的笑声,又不只是如此,还想见他一面,想把暖暖的他搂在怀里捂着。平日里压抑的思念在此时茫茫人海中一下子掀起了海啸,和冷风一起钻进他的耳鼻翻滚着汹涌的浪涛流进四肢百骸。

在街头随着人流走,最后到达了能听见新年钟声敲响的大广场,他想,要不在倒计时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好了,让他听一听,别的国家的钟声。

但在离倒计时只剩三分钟时,他还是没有打通对方的电话,这不合常理,其他朋友的电话也打不通,他急得都快冒烟了。

他离开中心广场,在十字路口突然停住了,前方无论哪条路,都不是通往他的二宫和也,新年的倒计时在耳后,他却寻不到去往那人身边的路。

有些无力,他差点腿软跪坐在地,思念这种脆弱的认知让他十分挫败,但想着他还是不愿在那人面前哭的,吸了吸鼻子。

他垮了肩,打算忘记耳后的欢乐,向前去往回公寓的路,今晚谁的电话都不接,在被窝里怀抱着自己孤单的想念大睡一场。

但还没下定决心,耳后除了嘈杂的笑声,还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在唤他的名,他以为自己想人想疯了竟然幻听了,摇了摇头半转身竟然真的看到了那人的身影。

“大!野!智——”

他呆愣地站着望向几米远的那个人,眼睛都不敢眨,仿佛那人只是自己相思成灾而成的幻觉,一眨眼就会消失。

“臭大叔——发什么呆!我大老远来陪你过年,这么冷你也不来抱下我!”

真实也好,幻象也罢,大野智几步走上去把人搂在怀里,感受那熟悉的温度,一时间竟然眼睛都模糊了。

他把脸埋在二宫和也厚厚的大衣的肩窝处,闷声闷气:“真的是你啊……”

“喂喂!我只是听相叶桑说你在这里过年想凑个热闹而已……”

太冷了,太冷了,想把这个人好好的锁在怀里,不,不够啊,要把这个人揉碎,装进灵魂里。

“和也。”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从心底存起的勇气喊出来。

“咚——咚——咚——”

十二声迎来新一年的钟声盖过了他的话语,但也没有关系。

他往对方怀里钻,把耳朵贴在大野智的胸膛,隔着厚厚的外套,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就足够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呢?”

“还有半年,满一年就可以回去了。”

“那正好,我也是。”

“嗯……嗯?”

二宫和也侧躺着伸手捏住大野智的脸:“我是来休假的!半年!”

“嗯?产假吗?”

“滚吧你!”





半年后两人如期回国,樱井翔在机场接,说是去松本润家吃饭,相叶雅纪因为期末了所以只能在他们吃完饭后才能赶到。

樱井翔的规划表本来是对的,但不巧两人的飞机晚点了,接两人到松本润家才坐下,相叶雅纪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噢噢我闻到了厚蛋烧的味啦!诶你们还没开吃?我酒都买好啦!”相叶雅纪换了拖鞋,一袋啤酒“哐啷”放到桌上。

“你就不能轻点儿?这桌子老贵了!”松本润把最后一盘菜放在桌上,把啤酒塞进了冰箱里,“吃完饭才能喝酒,尤其是你二宫和也!樱井翔你把烟放好再动一下我抽死你!”

二宫和也眼巴巴地望着冰箱,樱井翔委屈地把烟盒火机都收进了口袋里。

“好了吃饭吧。”松本润一声令下总算解放了几个人的筷子,大野智都快饿傻了,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往二宫和也碗里夹菜,嘴巴一空就要皱着鼻子念叨“小润做菜还是那么好吃”“和也你多吃点啊”之类的话。

吃饱了之后樱井翔因为猜拳输了乐呵呵地去洗了碗,相叶雅纪搬出啤酒,几个人在客厅围着矮几坐在地毯上。

“睡一会儿?看电视?玩游戏?”吃饱了都不想的几个人开始讨论接下来的活动。

“玩游戏吧……”二宫和也眯着眼睛懒洋洋的,似乎是有些困了,松本润倒是精神好,靠在沙发上附和着他:“反正很久没聚了随便做点什么都好。”

“唔……真心话大冒险?”相叶雅纪憋了半天就憋出了一个坑人的游戏。

他一直记得还在上学时的某个暑假,他们也是这几个人,窝在相叶家里玩了这个游戏。那是因为不得不做,加之两人也觉得没什么,他就应要求壁咚了一下还没喝多少的二宫和也,被对方嘲讽了不说,还被喝多了的大野智揪着衣领打了一拳,要不是他还清醒,宽容大度地领着醉鬼到洗手间冲了下凉水,两人就该双双住院了。

如今想起这个游戏他还一阵抖,对面两人却压根不记得似的,松本润都捋起袖子开始掷骰子。

“我们按年龄顺序好了,如果掷到六就算两次吧。”松本润定了规矩,相叶脑子不对劲加了句:“那没掷到的人就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松本润一眼瞪了过来,他弱弱地把话拐弯,“就回家睡嘛……”

“我管你们醉不醉,全都滚回自己家睡!”

二宫弟控无所谓地耸肩,反正自己本来也住在这屋子里。

游戏开始。

开局是松本润掷的,四个小红点朝上对着二宫和也,对方饶有兴致地让他做个拿手的模仿,他揉了揉耳朵问:“真的吗?不是很想做诶……”结果转头对上大野智认真期待的眼神,败下阵来,“哎呀那就勉为其难地做一个好了——”

他站起身肩膀微微向里凹着,仰起头拖着尾音喊道:“なんで!”低下头见松本润没什么反应,又重复了一次“なんで!”最后大野智魔性的笑声不绝于耳。

第二局由二宫和也掷骰子,这次是相叶雅纪,随口问了有没有什么很怂的经历,他就说了那次关于这个游戏的回忆,被其余三人实际嘲讽了一番。

第三局开始樱井翔正好出来了,相叶雅纪扔了个六,正咔咔叫,松本润就抢过来扔出了个二,樱井翔苦着脸下楼买了两个西瓜,还照着二宫和也的主意问卖瓜的小哥:“我没带钱刷脸可以吗……”对方笑得像朵花拿出了一个纸板:“当然啦,我姐姐是您的大饭可以签个名吗?”

樱井翔从善如流,对方还挑了两个最好的瓜,对着笑到岔气的二宫和也红着脸:“二宫君我是您的大饭,听说您也喜欢吃瓜的,请务必尝一尝!”

大野智思索着自己以后要不要去也那里买瓜。

第四局的樱井翔超神的欧,不知道是不是小粉丝的瓜加的buff,一连扔出了六六六,大野智有点瞌睡,相叶雅纪惊叹了声,在樱井翔扔出一个小红点的时候,二宫和也笑到打嗝。

大野智眼睛都闭上了,听见他们叫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厉害了啊……我们一个人一个好不好呀?”相叶雅纪突然脑洞大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却被松本润踩了一脚,使了个眼色。

樱井翔兴致勃勃的挖坑:“来吧我们一人出一个……”

“还是让Nino来吧,一直没怎么玩到。”松本润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肩,“好好玩他一次啊。”

二宫和也:……我刚玩的挺嗨都是幻觉?!

而对方丝毫不在意地耸肩:“那就Nino来啊。”

“咳那就……”他绞尽脑汁地想,似乎没有什么好问的,“就现在你想到什么人给他打个电话好了……”

“还有四个喔。”松本润在边上提醒他。

二宫和也眨着眼盯着他,他被盯得心里奇怪,挠了挠脸颊:“确定吗?我觉得没什么必要的。”相叶雅纪拍桌:“O酱要照做哦。”

他还是从沙发上拿了手机放着所有人的面拨了通话记录最顶端的那个号码,尽管没有备注,二宫和也还是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号码,立马捂着脸制止了:“我知道了快挂掉!下一个!”

大野智却在此时反应迟钝,待二宫和也手机都响了好一会儿才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还煞有介事地道歉。

“我、我不玩了,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慢慢玩吧。”二宫和也低着头扶着矮几边缘想站起身,虽然有些摇晃但总算勉强站直了,就往自己卧室走。

“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那个人说的话或做的事吗?”松本润说的很大声,语气里带了些许严肃。

“有啊。”大野智应得干脆,好像只是认真的玩着游戏。

相叶雅纪声音不大但也能听得一清二楚:“那就快去做啊。”

二宫和也停在了卧室门口,像是在等他将游戏进行下去。

“最后一个,需要我们回避一下吗?”樱井翔盯着桌上几个空酒瓶问道,另两人已经识趣地起身。

大野智终于起身像二宫和也迈开步子:“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回避再久一点。”

二宫和也听他们出了门,手搭在门把上却没拧开。

“和也。”

“他们已经走了,你玩不玩无所谓的,我不是很在意……”他耸肩表示自己很平静却被对方从背后抱住了。

“这不是游戏。”大野智只敢两只手臂虚环着他的腰,脑袋却敢埋进他的肩窝,声音沉闷,“想对你说的话做的事都是认真的,和也,不要再逃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好,就是喜欢着你,看着你的时候什么烦恼都会消失……只要和也在身边就能感觉到幸福,所以才不会拒绝,靠得再近都不会拒绝,以为只要这样就够了……但是我很自私,很贪婪,总是想要把和也绑起来,和我绑在一起,这样和也就不会再逃了……可是那样就看不见和也的笑脸了,我就是个混蛋嘛……”

“……智。”

“很不开心的哦,看见和也对别人也笑得那么好看,看见和也和别人那么亲密的打闹,看见和也和别人撒娇……会生气,还会很难过很难过,和也难道不知道吗?看着嫉妒的我在偷笑吧?”

“别说了……大野智……”

“和也一直在骗人不是吗?说什么最好的朋友,难道不是喜欢我吗?那时候你听见了吧,还说什么钟声太响什么都没有听见……别骗我啦你的耳朵可是我的友军哦,不过那些都算了吧,现在只要和也说一句,一句就好了,喜欢我的话,就不再这样纠缠啦,就算不是真的也满足啦。”

“……你这家伙真是够了。”二宫和也低着头,不想听见他说这些话,心里闷闷的很生气,但是话说出口来却有些颤抖,“总是在那里自说自话,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什么说了喜欢就不纠缠了……既然知道我是骗你的那就揭穿我啊!我就是喜欢和你纠缠不清啊你这个笨蛋!大野智笨蛋!”

如果要比谁的演技更好的话那当然是都很厉害了,不过此时该用真心说情话而不是用演技说谎话啦。

大野智把怀里哭红了眼睛的人儿哄着宠上了天,总算是让对方露出了笑容,才有了满足的实感。

果然说什么“只要听你一句喜欢即使是谎话也满足”都是屁话,把人实实在在抱在怀里看他安心睡颜才是终极奥义。

虽然现在的感情都暧昧,但是来之不易的暗恋修成正果才是最珍贵。



后来那三人问起,大野智只认真到:“说的都是真心话,做的也都是大冒险。”

只是好在对方很慷慨准许他的笨拙过了关。

日后两人依然黏黏腻腻纠缠不清,并且名正言顺,风头更盛。




假装此处是条分割线

上篇应该叫暧昧(×

总之就是一个用暧昧的关系掩盖暗恋这个事实最后还是败露的小故事。

赶在今天送给一直为领导们产粮的小姐姐们💛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