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日剧日影相关,福山雅治洼田正孝沟端淳平。
N站唱见舞见,あらなる无脑吹,そらまふ中心,甘党至上,さかうら是宝贝。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期待有趣的灵魂,期待新鲜的故事,期待灯火满布你我的相遇。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聪花/亲爱的小孩

4.

——拥抱着你纤细的身体,被支持的人却是我。

一周过得说慢也不慢了,立花慎之介仍然是那么过。

每天早起给小宣做早餐送他上学,然后打卡上课,下午接小宣一起回家吃晚饭,晚上有时候在家一个改作业写教案一个写作业画画,有时候两人带着Lily酱下楼在小区里溜达一圈,一到十点两人就准时熄灯睡下了,本来是分开睡,最近小宣就总是缠着他一起睡。

等到了日野聪回来前一晚,立花慎之介看到日历才想起这么回事,盘算着第二天怎么安排时间比较好。

小宣洗完澡出来看见他在日历前呆站着,嘟囔了句什么他还没听清,小宣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想多半也就是念叨他父亲些坏话吧。

他甚至能想象到两人为了“慎酱”这个称呼闹别扭的情形,当然前提是日野聪还会介意这个的话。

十点钟他去叫小宣睡觉,小宣不在房间里,他转身看见画室灯亮着,脚下就停住了。

算了,就今晚,让他画吧。

第二天一早还是小宣叫醒的立花慎之介,嚷着“慎酱快起床要迟到啦”就把他的被子掀开了。

立花慎之介睡得脑子发懵没看时间就从床上蹦起来了,洗漱完清醒了之后一看时间才发现被骗了。

……才七点半啊迟到个鬼啦!

看小宣一脸藏不住的兴奋立花慎之介还是认命地去准备早餐,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的傲娇多半是遗传自己的。

明明就是很想见到日野聪啊,却不会说出来。

两人到了学校立花慎之介把车停好,小宣扁着嘴拉住他的衣袖:“下午放学了我们就去机场等他好不好?”

立花慎之介笑了笑:“他可七点多才能到呢。”

“那他肯定吃不了晚饭,我们早点去嘛。”

还是捱不过小宣撒娇的,他心里头本来也有那点期待的苗头,也就顺理成章应了这事。

“呐慎酱……你们会和好么?”

“啊?”

“没什么啦我先去教室了,慎酱拜拜!”

和小宣挥手道别,走在校道上,他突然想明白了,小宣那句话指的是,他们会不会复婚。

因为是周五小宣下午没有课了,而立花慎之介下午虽然没课但作为班导还得啰嗦一节课,终于放学了之后立花慎之介还没回办公室就看到小宣冲自己跑来。

“我们先去随便吃点东西,再去机场吧。”立花慎之介牵过小宣怕他跑太快,慢悠悠到停车场开车。

“想吃水信玄饼!推特上看到樱花的好好吃的样子!”小宣坐进副驾驶自己系好了安全带,挥着双手。

“……樱花的水信玄饼?”立花慎之介挑眉,“都让你不要总是看我的推特啊!”

“嘿嘿嘿,好奇嘛,慎酱的推特都是好厉害的东西啊。”小宣扯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笑着。

立花慎之介拿他没办法,只好妥协:“好啦好啦,我要开车啦。”

“哟呼!”

两人去市中心的商场买了吃的还买了衣服,看到了些书小宣晃过来晃过去拿了一本自己买了藏在身后不肯给他看到。

六点过一点就去往机场,接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小宣闹腾不过还是眯了眼睛睡着了,立花慎之介侧头去看他怀里那本书,是一本童话故事,封面胡里花哨地画满了小怪兽,大大的题目被多买的一盒水信玄饼挡住了看不见。

他猜应该是想送给日野的吧。

到了机场也快七点半,小宣已经醒了一会,嚷着想喝水,立花慎之介只好应着给他买了可乐,手机就收到了日野已经下飞机的短信,忙回复:我们也到了,你在哪里。

他牵着小宣坐在出口的等候区,低头盯着手机,没特意去在眼前来来去去的人群寻找。

小宣倒是捧着可乐睁大了眼睛嘀溜嘀溜转,想凭着印象中日野聪的模样找到他。

立花慎之介短信发了他们坐着的那个出口号码,没过多久那人就出现在视线中。

竟然还是整齐的西装三件套,踏着皮靴,手里只提着一个挺大的行李箱,不紧不慢地朝他们走过来。

待那人走近,立花慎之介看着那依旧熟悉的眉眼,衣袖还是挽起来露出了小臂,领带也扯松到了衬衫的第二颗扣子处,短跟皮靴踩着瓷砖地板发出踢踏的声音,最后在他面前停止。

“慎酱……”

日野聪想眼前这个人快想疯了,如今就在触手可及之处,他却只能勉强给出一个微笑。

“……我回来了。”



家里有事,偷偷码字。

今天就是这些(没有流量惹)等我有空再多凑些更新回来给你们。

爱你们哦💛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