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日剧日影相关,福山雅治洼田正孝沟端淳平。
N站唱见舞见,あらなる无脑吹,そらまふ中心,甘党至上,さかうら是宝贝。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期待有趣的灵魂,期待新鲜的故事,期待灯火满布你我的相遇。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声优同人/下一个夏天

终于放暑假了。

然后翻出了老底……看来我真的只会写傻白甜了(笑)



1.夏日祭和章鱼烧.

八月份,夏日祭,校园里举行了活动,帮学姐的忙做完了布置和活动准备之后,福山润找了个借口请假开溜了。

“为什么没有章鱼烧?!夏日祭竟然没有章鱼烧?!呵呵?!老子不信把这座山翻过来都找不到!”

福山润对章鱼烧的热爱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尤其每年的各种一定会有免费章鱼烧的祭典就是他的天堂。

此时已经寻找了一下午章鱼烧而不得的福山润快气炸了。

“请问……是您在找章鱼烧吗?”



福山润坐在一家情报屋里,欢快地吃着章鱼烧。

“您还需要多少呢?我可以为您准备。”

“嘛……那再来几份吧,多谢啦!”

福山润笑出一脸褶子,这可是免费的章鱼烧诶!不吃白不吃啊!

吃饱喝足后福山润窝在凉椅上晾肚皮,问那个请自己来的小个子:“对了,不是说有事要我帮忙么?”

那个小个子指了指楼梯:“是的,老板在楼上,请跟我来。”

福山润忍了忍打嗝的冲动,跟着小个子走上了楼梯。

楼上的房间都是和式的,他们的目的地是二楼最里间。

小个子敲了敲门:“福山先生到了。”

“请进来。”

小个子推开门让福山润进去,自己站在门口守着。

屋子的中央有一个大的屏风,屏风后飘着烟,福山润能闻到水烟味之下淡淡的茶香味。

“福山先生,请到屏风这边来。”

老板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古朴的韵味和清新的凉意,听着很舒服。

屏风后坐着两个男人,红色浴衣的男人坐在榻榻米上吸着水烟,黑衣浴衣的男人跪坐在地上沏着茶。

看着他们身上的浴衣,福山润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突然有一种穿越了的错觉。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阵迷之沉默。

“那个……请问……”他重新开口询问,沏茶的人抬起头:“您问。”

红衣男人用水烟的长烟斗敲了敲黑衣男人的头,低声斥道:“闭嘴,有让你说话么?”说完挑起细长的眉眼望向福山润,柔和的眉目间流转着几分明媚的笑意,“福山先生……知道有人在找您么?”

“……找我?”福山润只觉得莫名其妙就被秀了一脸。

“是的,我们情报屋在三百年前接到了这个寻人的委托,由于不便提供委托人的信息所以我们暂且只能给您提供一个住处,也就是在委托人到这之前您必须在这里住下直到大概夏日祭结束,我们可以满足您除了离开这里以外的任何要求。您的房间在三楼,出了这个房间有人会带你去。啊对了,我是神谷浩史,他是小野大辅,是这间情报屋的主人,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下来找我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请给我一点时间消化一下。”

“请便。”

福山润莫名其妙的走出了房间,看到那个小个子一脸微笑,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这地方……没有正常人吧?!

福山润的房间是三楼的最里间。

这层楼的每个房间都有贴上名字,但是此时很安静,没有人在。

“第一间房是梶桑的,他会在一楼帮我干活,如果有事的话找他帮忙也可以哦,第二间是……额,立花桑又把日野桑的名字涂掉了,只能让神谷桑再写一份了……啊,这是你的房间。”

小个子给他依次介绍了一下,他看到了墙上用毛笔写上了“福山润”三个字的宣纸已经泛出陈旧的颜色,边角还有些残破,太阳穴开始突突的疼。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下野紘,我住在四楼第一间,在一楼工作,随时可以来找我。”

一阵放空式沉默过后,福山润一脸严肃地开口:“请问,这里有正常人么?”

对方认真地点头,并且回答:“有的哦,他住在四楼最里间,叫做杉山纪彰,是这里唯一一个正常的人。”

福山润一脸懵逼:我竟然无言以对?!

2.冰可乐和热牛奶.

福山润很佩服自己的适应能力,就这么在神谷浩史的情报屋住下了。
 
离夏日祭结束还有两天,就随遇而安吧。
 
他在第一天晚上就和大家混熟了,大家也很热情地招待他,熟悉得就像已经在一起住了很多年似的。
 
一楼是像甜品店一样的店面,卖甜点和饮料,但他发现两个老板从来不会在一楼露面,偶尔也不在房间里。
 
住三楼的人就像住在自己家似的,大家关系很好。
 
第一间屋子的梶裕贵是个有些娃娃脸的大男孩,福山润觉得看起来和自己也差不多大,但其实已经二十,在店里打工,被神谷浩史称之为店面的招牌。
 
第二间屋子的主人叫日野聪,长的很俊的一个人,性格很温和,和一个叫立花慎之介的男孩住在一起。
 
关于下野紘说的整个店里唯一的一个正常人,福山润还特地去了四楼拜访了杉山纪彰,发现真的很正常,很普通的长相,很普通的着装,除了声音真的特别好听之外一切都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却被神谷浩史称之为古代镇宅的座敷童子般的存在。
 
总之,在福山润眼里,这里的一切都特别稀奇。

八月份的天气还是热,一大早福山润换好衣服下楼去找东西吃,正碰上隔壁那对也准备下楼。

“早啊。”

“早上好哟润润。”

三人互相打过了招呼便一起下楼,梶裕贵已经坐在了一楼柜台。

“早哟,吃什么?”

“立酱想吃什么?”福山润回头看向立花慎之介,对方摸摸下巴然后笑起来:“啊,好热啊,我想吃冰淇淋!”

“不行,大清早吃什么冰淇淋。”

被日野聪否定了。

“呐呐,先随便吃点东西,然后我去给你们买冷饮吧。”

立花慎之介的眼睛亮起来:“喔喔!我爱冰可乐冰可乐赛高!”

日野聪无奈,默认了。

福山润默默捂脸。

关于后来某人因为可乐太冰于是在嘴里含到常温才喂给自家恋人这种事,我们就不要太好奇了。

梶裕贵小天使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了。

但是福山润很惆怅。

因为梶裕贵没有买他的份,而是在他怨念的眼神中去厨房煮了牛奶端给他。

大热天的喝牛奶我有病吧?

福山润都开始质疑自己的智商。

“樱井桑说过,夏天最热这几天你一定会想喝冰的可乐,特地叮嘱我们要看着你不能给你偷喝,你想喝就给你煮牛奶而且,他教了我能煮出你喜欢的那种甜度的方法,所以你放心,一定会是你喜欢的味道!”

福山润伸出双手捧过温热的玻璃杯,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如果我说我不喝呢?”

梶裕贵眼睛弯弯:“你每次都这么说但还是会喝啊。”

每次……是什么鬼……而且我有那么没出息吗!

这么想着福山润已经一边在心里翻着白眼一边将牛奶大口大口送进嘴里。

“……我还以为妈妈走了之后,再也喝不到这个味道的牛奶了……”

梶裕贵笑而不语。

“我说,那个樱井桑是谁?”

“嗯……虽然神谷先生说不能透露委托人信息,但是你每次都会问,最后还是会爱上他的啊。”

委托人……姓樱井啊……而且,他?

“我想知道,我们的故事……这算委托人信息么?”

梶裕贵的笑容转为惊讶。

“我……还是想要记起他。”

沉默过后梶裕贵叹了口气,敲了敲桌子,低声说道:“你以前不会说这种话,我猜……是神谷先生故意不告诉你的吧。有些事我想该由你自己去记起来,你曾经想起来过;樱井桑和我们就算告诉你了,你也不一定能记起来。而且,如果采取强制手段,是要付出代价的,从没有客户愿意这么做,当然如果你执意,我们会尊重客户的意愿。”

福山润捧着尚温热的牛奶坐在原地。

这个夏天,有点冷啊。

3.雨和晴天娃娃.

夏日祭最后两天下起了雨。

福山润一直待在情报屋里,不得不说这地方住的真是舒服,他都不想走了。

雨天无疑是适合休息的,但是福山润觉得肩膀生疼,怎么坐都不舒服。

午饭过后回到房间,本来准备午睡,却有人来敲门,福山润只好一手按着肩另一只手去拉开门。

是立花慎之介。

“刚起床才发现下雨了,来给你送膏药,肩膀很疼吗?”立花慎之介打着哈欠进了屋,从衣兜里掏出几盒膏药。

福山润很意外:“只是一点疼,麻烦你了,你刚起来?还没吃饭吧?”

立花慎之介边摇头边又打了个哈欠,将他按在小沙发上,给他上药,再贴上膏药,之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衣兜里又掏了个小玩意儿出来递给他。

“谢谢……这什么?”

立花慎之介拍拍他的脑袋,笑着说:“这是晴天娃娃,下雨了挂在床边祈祷晴天的,聪给每个人做了一个,让我送过来给你。你以前一点都不和我这么疏离……好吧,樱井桑拜托我在雨天或者你太累了肩会疼的时候把药给你,你的肩膀一直不太好。”

福山润道了谢,目送立花慎之介出了房间带上门,才躺回躺椅上。晴天娃娃挂在半敞的窗边,雨飘了一点进来,带进来一点凉风。

……又是樱井啊。

这个人是有多了解我,明明是在找我却一直不出现,又一直在生活里,每一个细节都与这个人有关,太奇怪了吧。

福山润翻了个身。

好烦。

想快点见到他。

4.电影和懒人沙发.

福山润网购了一个懒人沙发,搁在房间里。

夏日祭在阴雨天里结束了,福山润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回情报屋睡觉。

放学路上经过一家音像店,福山润想了想,进去挑了几部电影,准备晚上回去窝在新沙发里吃着零食看,正好杉山纪彰难得去超市采购,让他帮忙买点零食。

晚饭只吃了小半碗,他就抱着书包和一袋子零食回了房间。

从书包里翻出碟子塞进DVD里,袋子里拿出一包薯片,丢在沙发上,自己拉起窗帘关上灯,开起冷气。

万事俱备,福山润才把自己摊进沙发里,享受着电影和零食,本该十分惬意,他却总觉得少了什么。

将就着这么带着稍微不爽的心情看完了一部电影,天已经暗下来,福山润也觉得困了,却又起身换了一部来看。

此时有人在敲门。

没有暂停,福山润就丢开一袋薯片爬起身去开门了。

下野紘抱着一床厚被子站在门口,一把塞给了他:“打扰了,在看电影吧?昨天下雨了我就把你这里的棉被拿去洗了,刚收下来,有点晚了,抱歉。”

福山润道了谢,疑惑地接过了被子顺手丢在了沙发上。

所以为什么下雨要拿被子去洗……

“是这样的啦,樱井桑说你下雨了晚上无聊就喜欢窝在家里看电影,但是你开着冷气不记得盖被子会着凉。”

下野紘顺走了两盒饼干两盒糖,说是和梶裕贵分着吃。

福山润关上门,将被子铺开一半在沙发上,躺上去后盖上另一半,缩起来。

原来只是少了一床被子而已哦。

陷入睡眠之前,似乎听见有人在耳畔低声道晚安。

5.西瓜和蒲扇.

夏日祭的雨停了以后,学校即将迎来考试了,但福山润不在意。

对他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现在只在意这个热得让人发懵的夏天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以及那个找寻自己的人什么时候来。

下午杉山纪彰捎回来三个大西瓜,一群人便一窝蜂地从楼上跑下来,坐在大门口边摇着蒲扇边大口大口吃着。

“润润,在想什么?”神谷浩史递给他一片瓜,在他边上坐下。

福山润回过神来,摇着头:“没什么,发个呆而已。”

神谷浩史毫不掩饰担忧的表情:“你啊,比以前沉闷多了,最开始你很活泼的,和大家伙熟了特别闹腾,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玩,现在这样,我们都很担心你。”

知道没有会比这群人对自己更好了,但心里还是尴尬和纠结。

“对不起……我可能有些心事吧。”福山润歉意的笑着,“立酱也说过我对他太疏离了,但是真的很抱歉我……一点之前的记忆都没有……”

神谷浩史冲他笑:“没关系的,之前的你有一世曾记起来过哦,为此樱井桑还瘦了不少苦……虽然并不能怪你但那时你很自责,所以立誓未免恋人经受苦难再也不要记起前世。”

听到这样的事福山润突然觉得心脏揪在了一起,生疼。

发现他更加低落了之后神谷浩史心里“牙白牙白”着,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樱井桑他不希望你受苦,所以向我们委托,每一世都要找到你,无论他是什么身份身在何处,都一定会来找你,他还请求我们保存你每一世的记忆,但是你每一自己记起那些事,他都会相应受到一些苦难,这是他为自己所提出的要求付出的代价。”

“他要求,拥有每一世的记忆,绝对不想忘记你。”



6.真相和骗子.

“其实……我骗了你,樱井桑这一世已经过世了,他不会来了。”神谷浩史把福山润带到了五楼唯一一个房间的门口,“我把你每一世的记忆都存在这里了,樱井桑说过,如果他能来见你,就不要私自告诉你这一切,但如果有哪一世他不能来见你了……而你又很想知道,就带你来看看。”

房间很大,四面墙都被大大的木质立式书柜塞满了,有些书柜上还歪歪扭扭的贴着用毛笔写了名字的宣纸,正中央有一个和房间格格不入的用石头围成的台阶。

“站到石台上去,就能取回你的记忆了。”

第一世的福山润轻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

正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有爪子和尾巴,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只猫了。

抱着自己的是个男孩,声音温柔地说:“乖,跟我回家吧。”

第二世的福山润是个孤儿,记忆是从被樱井孝宏救回家之后开始的。

樱井孝宏给他起了名字,照顾他的生活,让他去上学。

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直到两人双双入葬。

爱情开始得莫名其妙也猝不及防。

第三世的福山润幼时意外记起了前世,还向情报屋要求找到樱井孝宏,但是因为他的记忆意外苏醒,樱井孝宏生了一场大病,出于愧疚,他一直照顾着对方,并且立下了未免恋人因自己受苦再也不要忆起前世这样的誓言。

他一直不知道的是,樱井孝宏也立了誓。

宁愿一生受尽磨难,也不要忘记福山润。

神谷浩史叹气,如果这被福山润知道了,肯定会要求和对方从此一刀两断算了,那样两人就不会再相见了。

福山润坐在石台上哭了。

神谷浩史站在门外守着,虽然心疼,但总算是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那晚福山润从那屋子里出来之后就一直吧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去送饭的杉山纪彰拒绝见其他人,哪怕是其他人来送饭他都不开门,还不和任何人说话,包括杉山纪彰。

大家担心得不行,吃晚饭时聚在一起讨论着。

“神谷桑跟润润说樱井桑死了?”

“反正他现在还没到这里嘛。”

“……可是樱井桑今天来了消息说过两天他就到了啊。”

“不早说?!小野大辅你挡着我不要让我被发现了快点。”

“……总之先想想怎么跟润润解释吧?”

“……好主意!”

“啊……他不会再烧一次屋子吧?”

“对啊,上次我们骗他樱井桑不会回来找他了,他就把整个屋子一把火烧了……经费啊经费!”

“……那就无所谓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咱有的是钱……嘤我的钱……”


7.恋人和今生.

在樱井孝宏到达情报屋之前,所有人都在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向福山润表示“对不起我们骗了你樱井桑并没有死对不起”这一事实,但是然并卵,都被一一拒绝了。

福山润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即使突然接受那些信息量,他也不愿意相信樱井孝宏死了,虽然知道自己取回了记忆对方会受到伤害,但是,但是他们还没有见到对方呢,怎么能,怎么能呢……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只能等待樱井孝宏的到来。

所幸两天之后的清晨樱井孝宏提着行李风尘仆仆的站在了情报屋门口。

下野紘和梶裕贵一大早就趴在了柜台上,看到他激动的直接扑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阐述着福山润的事,日野聪和立花慎之介从楼上下来,看到他时也加入了七嘴八舌的行列。

“等等只要一个人说就够了……”樱井孝宏打断了他们,表示太吵了听不清。

一段迷之沉默后,所有人看向立花慎之介。

立花慎之介……低头看脚尖:“……好吧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了,神谷桑告诉润润你死了然后让他取回了记忆,之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跟我们说话了,我们想解释的但是他不信,所以……麻烦你了,请阻止他烧掉我们的屋子!”

全员鞠躬!

樱井孝宏沉默。

他明白神谷浩史编造谎言的目的,也习惯了他们一向把烂摊子留给自己收拾的作风,因为神谷浩史还在屋里睡觉,他就只是简单的向大家了解了情况,便向三楼上去。

这个时间点福山润还在睡觉,樱井孝宏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进去。

床榻上的少年抱着棉被缩成一团睡着,凑近看能发现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没有睡好。

樱井孝宏叹了口气,脱了鞋子躺到床上去,轻轻将人揽进怀里,重新盖好被子。

福山润翻了个身往他怀里钻,过了一会儿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

8.你和每一个夏天.

“吵醒你了?”樱井孝宏冲他笑,他尚未清醒,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你……”使劲揉了两把自己的脸,福山润伸出手紧紧抱住他,“我取回了记忆,你没事吧?”

樱井孝宏脸色变得凝重,叹了口气:“没发现吗,我的眼镜丢了。”

福山润愣了一下,推开他抬头望着他的脸。

卧槽这可严重了!本体都丢了!

“不过还好我找到你,看看你,都瘦了。”樱井孝宏重新把他抱进怀里,“他们是不是欺负你?”

福山润笑出来,轻轻摇头:“他们都对我很好啊,梶桑给我煮牛奶,立酱帮我揉肩还上药,阿聪送了我晴天娃娃,下野桑帮我洗了被子,杉山大哥还一直给我送饭,神谷桑陪我聊天,还请我吃了好多好多章鱼烧,他们还是那么好,就你,一直不来。”

樱井孝宏轻轻拍着他的背,轻声道:“对不起,我回来了。”

不会再离开你了。

今生我徘徊许久,终于得以找回你。

在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天。

在我的记忆里,有你的每一帧画面都有些鲜艳明亮的温暖色彩。

因为有你,我的每一世每一个夏天,都如此鲜活而深刻。

我希望,下一个夏天,下下个夏天,今后的每一个夏天,我不要再寻找你,不要再等待你,我要陪在你身边,看夏日祭的烟火,吃最大的西瓜,在每个夜晚拥你入怀,轻声对你说晚安。

再也不要分开了。


-End.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