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径CuSO4·5H2O

👉一之濑冬行👈

J+ARASHI黄担,sksj。
V6绿担,坂博丿啃。
声优野神樱润立花慎之介。
本格推理,汤草御石火有加松。
日剧日影相关,福山雅治洼田正孝沟端淳平。
N站唱见舞见,あらなる无脑吹,そらまふ中心,甘党至上,さかうら是宝贝。唱见相关文单独开在小号,随缘不期而遇。

cp洁癖,水仙爱好者。

期待有趣的灵魂,期待新鲜的故事,期待灯火满布你我的相遇。

以上,感谢关注和勾搭。

聪花/亲爱的小孩

翻老底,似乎没有后续……


1.

“一个人带孩子累么?”

“那又能怎样。”

这个孩子,是他留给我的全部。

在所有人眼里,立花慎之介是个beta。

立花慎之介作为一个步入三十代的黄金单身汉,在工作岗位上可谓是炙手可热。

毕竟一个老师的生活能过得多好,立花慎之介能走到今天,没点背景是不可能的。

但是实力摆在那儿,教书育人多年,立花慎之介喜欢孩子,在孩子们眼里他也一直是个好老师。

而在同事们眼里,这样一个有外貌有才华有背景的好男人,错过了上哪去找啊。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立花慎之介有一个孩子。

他从一开始就带着那个孩子,七年了。

“小宣,过来吃饭。”

立花慎之介解下围裙挂在厨房门上,冲卧室的方向喊道。

“来了来了!”

小孩子充满活力的声音给冷清的大房子填满了力量,也给了立花慎之介温暖。

小宣打开卧室门冲到餐桌边,伸出手就想抓一个鸡腿,被立花慎之介拍了一下:“去洗手,都是颜料,洗干净再吃。”

小宣嘻嘻笑起来:“知道啦。”然后撒开腿丫子跑进洗手间。

立花慎之介才坐下,家里的座机就响了,想着小宣洗完手还有一会,便起身去接电话。

“喂?妈?”

“慎啊,吃饭没?”

“才准备吃呢,怎么了?”

“这样啊,我跟你爸啊,嗯,给你安排了,相亲。”

“……那什么,小宣出来了,吃完饭再说。”

“慎啊,等等, 那小伙子人不错啊,考虑一下吧。”

……小伙子?!

“妈……什么情况?”立花慎之介叹了口气:“你不会又拿着照片去找人吧?”

立花慎之介其实是omega,所以父母从替他安排相亲开始就没找过姑娘家,但是他的照片一看就像二十出头的俊小伙,总能招来一些年轻人。

年轻就算了,有听到他的年龄就拒绝的,也有知道小宣的存在所以拒绝的,更有以为他是女孩而后才知道事实所以拒绝的。

立花慎之介心累,其实这样子的生活已经习惯了,有没有人分担并不会改变什么。

到了这个岁数发情期都不算什么了,孩子也有了所以哪怕吃抑制剂吃到不孕不育他也不会犹豫,但是他知道,小宣想和其他孩子一样,有个父亲。

小宣记事早,甚至一直都记得三岁那年父亲和立花签了离婚协议离开的场景,还小的时候总是在梦里还会喊着父亲的名字,也是立花在梦里仍然会喊出来的名字。

和日野聪也是相亲认识的,而后不到半年就结婚了,那时年轻,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两人虽然相爱,但立花骨子里太傲了,又忙于工作不愿意接受标记,日野聪无奈却也没办法,该做的都做了,就是不能做到底。

小宣的诞生是个意外,虽然立花慎之介最开始是生气的,但还是很珍惜这个孩子,却搬回了娘家去住,日野聪也开始忙工作,只有周末有时间去陪小宣玩。

小宣三岁那年日野聪因为工作需要和立花商量要出国,本来事情没有很严重,但是omega天性就多虑了,立花就提出了离婚。

要说什么为了前途为了未来之类的话,立花慎之介自己是不肯退让的,但是也是为了小宣。

起初日野聪是没有同意离婚的,但是后来立花慎之介坚持不住了,和日野聪吵了一架,虽然也算不上吵架,只是立花单方面在阐述事实。

比如他回了美国之后能做什么,他留在这里能做什么。

日野聪从来都很清楚,自己所能为立花慎之介,能为小宣,能为他们的家,做些什么。

最后还是签了协议,订了机票回了旧金山。

一别就已经过了七年。

对于立花慎之介来说,没有什么改变了,除了小宣。

日野聪走的那一年,小宣刚学会说话,现在,已经会写作文了。

立花慎之介看着小宣,只能感叹孩子越长大,性子越像他父亲。

“慎酱?谁的电话呀,快来吃饭啦。”

小宣终于搓干净沾满颜料的手从洗手间蹦哒回到餐桌旁,却发现立花慎之介坐在沙发上接电话。

“啊那个回头再看吧,小宣叫我吃饭了。”

匆忙应付过去,立花慎之介挂了电话,小宣已经走到面前,朝自己伸出手:“慎酱。”

立花慎之介忍不住笑了,拉住他的手起身,走回餐桌边:“日野秀宣你多大了不能自己吃饭吗?”

“不能,要慎酱陪才吃得下饭。”

孩子长大了总是越来越像父亲,温和却执拗的脾气,坚强中裹着柔软的性格,就连那张尚未长开的稚嫩的脸庞,都有了相似的轮廓。

所以立花慎之介庆幸。

日野聪回来也好,不回也罢,至少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全部了。


2.

“一定要等他回来么,其实日子这样过得很辛苦吧。”

“因为他才是孩子的父亲,没有人能代替。”

如果没有了他,现在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立花慎之介下了最后一节课回到办公室时小宣已经坐在那儿等了。

“今天这么早?”

“对啊,今天下午只上两节课,昨天就告诉过你啦。”

小宣趴在桌子上,见他进来立刻坐得端正,背着小书包。

“是哦,忙忘了。”走到办公桌边,伸出手揉了一把小宣的头发,立花慎之介才开始收东西,“晚上吃什么呢。”

“去超市吗?家里没有零食啦,而且好久没吃冰淇淋啦。”

“吃什么冰淇淋,零食都少吃点,你之前的零用钱呢?”

“啊,上次不是都拿去买颜料了嘛……”

一下子垮了肩膀,小宣噘着嘴,望着立花慎之介:“而且……”

“好了好了,买买买,顺便给Lily酱买点吃的回去。”

“好!”

立花慎之介受不了那孩子委屈的小眼神,看上去小可怜的不说,就是跟他爸爸年轻时很像。

这样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任何要求啊。

立花慎之介把教案放进自己的书包里,那只手才又伸出去准备拿笔,就被小宣扯住了:“慎酱你之前推特上说想买红酒柜没有买呀。”

“嗯?”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应该是几天前发的一条推特吧,说突然想买个红酒柜收藏红酒什么的,也就是一时兴起,立花慎之介也没想到小宣看到会记住:“别有事没事就看我推特,很尴尬的。”

立花慎之介很少喝酒,至少小宣所知道的是如此,他知道立花慎之介很喜欢酒的味道,但不知道具体喜欢哪种。

“嘛,到时候月底发工资了再说。”立花慎之介背起包,“走了。”

小宣就站起身,朝他伸出手:“你也对自己好点吧。”

立花慎之介愣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才牵过小宣的手:“谁教你的。”

“……我不看月九剧,也不看少女漫。”

“最好是。”

所以说,孩子到底是像谁比较好。

小宣今年十岁了,上五年级,在立花慎之介教书的中学附小上学,从小就喜欢画画,也很有天赋。

对于立花慎之介来说,这个孩子就是一切,在他身上有操不完的心,总是想着这好不好那好不好,为了他就算搭进性命都不带犹豫的。

毕竟这个孩子,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有如何疼,只有自己知道。

“啊对了,慎酱,今早外面邮箱有你的信件,邮戳好像是国外的。”

“嗯?”

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小宣突然想起来早上出门上学时路过邮箱顺便看了一下。

“写的是你的名字啊。”小宣把东西都堆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要不要去拿一下?”

“我自己去。”立花慎之介拍了一下小宣的背,“把东西分好,别堆在那儿,一会要吃的拿出来。”

“哦。”小宣瘪了瘪嘴。

立花慎之介走出了门外,下楼走到楼底下那一排邮箱,找到自己那一户的数字,开始翻找。

那封信放得挺早,被两份晨报压在底下。

立花慎之介抽出来,一边往回走一边翻过信封,突然停下了脚步。

来信地址是美国旧金山,寄信人是日野聪。

3.

——如果烦恼彷徨到最后能得到温柔的话,我想在你身边微笑。

立花慎之介认真想了很久,姑且还是决定告诉小宣。

毕竟,信上说,一个星期后,他就回来了。

那,小宣总该知道的。

“咳,那个,下个星期,你父亲就回来了。”

“嗯,那挺好。”

立花慎之介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像是跟孩子说你父亲出差一个星期就会回来了。

虽然一个星期和七年的差别终究还是摆在那儿。

小宣只是将伸向白菜的手收了回来,不轻不重地回应了一句嗯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他回来挺好的,他不在也挺好的。

明明是一家人不是么。

立花慎之介清楚,小宣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些小别扭的。

毕竟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个性格。

若是和父母多年未见突然间又要相见了,那种感觉。

虽然当年提出离婚的是立花慎之介,但是小宣不可能去怪立花慎之介,相比之下,日野聪可是是个alpha啊,就要理所应当的揽下了所有的责任才对。

讲道理,一个十岁的孩子,能闹多大的别扭呢。

立花慎之介房间的双人床终于有躺两个人的时候了。

“日野秀宣你还小吗,这么大了还要跟我睡?”

“是啊,慎酱也有几年没有给我讲睡前故事了。”

“闭嘴,要睡就快睡,明天还要上学呢。”

“嗯。”话是这么应了,“慎酱,你开心么?”

“指什么?”立花慎之介已经闭上了眼,轻轻地开口。

“……他要回来了。”

“嗯,还好吧,有点开心,也不是特别开心。”

明明是一直想念着的人啊。

“你……还爱着他么,这么多年了,就没有想过恨或者难过么?”小宣躺得直直的,转头去看他,“慎酱……”

“说什么呢。”立花慎之介一只手放在了眼睛上,轻轻笑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赶走他的呀,他不恨我就不错了。”

所以这七年来,多苦多累,那都是自找的呀,又能怪谁呢。

“那你……”

“好了,睡吧,明早上学呢。”立花慎之介拍了拍小宣的手,“乖,他很快就回来了。”

只好把想问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小宣扯了扯被子,闭上了眼睛。

小宣知道立花慎之介说得没错,离婚是他提的,人也是他赶走的,可是为的也是这个家和自己啊,他只是一个omega,到底,要让他承受多少啊。

日野聪是明白人,至少,这份感情用到深,太过较真了,即使是感情到了底也会为了孩子回去找立花慎之介的,更何况,如今时过境迁,自己心心念念的,却也到底还是那个倔脾气的人儿。

得知立花慎之介后来带着孩子搬了家,换了工作,过上了新的生活,日野聪还是高兴的,但是高兴之余也想想他在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而自己远在异国他乡能为他们做什么。

他有寄东西回去过,但是立花慎之介不收,就被邮回来了,找到了联系方式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了,仿佛之前那段你情我愿的爱情只是一个梦,而现在面对着的人,并不是当初那个人了。

人终归是要成长的。

对于日野聪来说,能听小野大辅这个笨蛋好友能说出这种话简直不得了,就勉强当作一口鸡汤强行给自己灌了下去还要砸吧砸吧嘴评价一句可以再加一点盐。

至少在日野聪看来,被omega离婚这件事,不是什么说不得的挫折,更不是什么应该被撒盐的伤口。

因为那是自己活到现在这么久,如此深切的爱着的人啊。

不只是学有所成,也不只是事业有成,刚回美国时日野聪想着自己是该出人头地给自己爱着的那个omega和他愿意为自己生下的孩子一个真正的家,而过了这么多年,日野聪终于明白,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不是什么有个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也不是什么有个很高大上的交际圈,他的爱人和孩子不需要那些,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一个支撑。

也就突然间懂了当年立花慎之介不愿被标记的倔强,因为他们还年轻,那时的日野聪还不够有责任心,如果那样的两人有了孩子,也只会是一个很容易就支离破碎的家庭。

理解了立花慎之介也就没有多的怨言了,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要努力成为一个能背负起一个家庭的alpha才行啊。

就算只是为了自己深爱的人。

立花慎之介最近很忙,睡得很快,但是小宣却一直无法入睡。

他听见了。

在不算空荡的大房间里,在只有一点点从窗口洒进来的月光里,在立花慎之介平稳的呼吸声里。

他听见了日野聪的名字。

只是轻轻地唤出声,却是清醒着的立花慎之介绝不会用的那种黏糊糊的,柔软得像棉花一般的声音和语调。

带着无尽的依恋。

男孩蜷在被子里用尽了力气在心里默念着“我是男子汉”才强忍住了已经漫到眼眶的泪水。

tbc.

评论

热度(20)